2012年1月20日 星期五

無聲的哭泣

有好多話想說,打開文檔,腦袋卻瞬間當機。回想起前幾天發生的事,淚水代替了所有言語……

二零一二年,原本,這應該是很美好的一年。我是說原本。
在所有事情還未發生之前。

手機壞掉了,在開學幾天后突然開不到機,送修一個星期后拿回來說修不好。
才為失去手機難過了一天,隔天,一個震驚的消息讓我覺得手機壞掉根本不算什麽……

一通電話,一句話,讓原本期待著回家過年的我們近乎崩潰了。
一直都很健康很有活力的公公,去世了。
(更正確的稱呼是外公,但因為公公在我們未出世前就不在了所以直接稱外公為公公。)

是上個星期五的事了。
老爸接到媽咪的電話后馬上拿了幾天的假期,我們也跟學校及補習中心請了假,匆匆收拾衣物后趕回馬六甲。
一路上不再笑聲不斷,第一次帶著如此沉重的心情回馬六甲。一想起公公去世的事情就淚流不止。
突然覺得“馬六甲”三個字好陌生。那不一直都是我最喜歡的地方嗎?

報章上的報導像是在提醒著我:這是事實,改變不了的事實。已成定局的事實。

「(馬六甲13日訊)老翁在茶室用餐時突感不適,暴斃現場,令趕抵現場的家人深感悲痛。
這起事件是今日中午12時45分,在甲市祈安律的一間茶室內發生, 當時,該名約69歲的老翁,獨自在店內用餐。
據茶室內的小販說,該老翁是中午時分來到茶室,當時,老翁吃了幾口飯后,突然感到不適,不久暴斃現場。
據悉, 該老翁生前住在烏絨巴西,甚少到茶室用餐。」


公公喜歡熱鬧,所以選了馬六甲最熱鬧的地方——文化街(雞場街)的永春會館。
第一次進去時我連靈堂里的照片都不敢望,我怕自己控制不了情緒。
棺木里的您睡得很安詳,嘴角似乎還看得見笑容。

我必須做點什麽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讓自己不再一直去想“以後再也見不到公公了”這個事實。
年僅三歲的小表弟不曉得這是什麽場合,一直到處嚷著“我要買大炮”,看著他可愛的模樣突然好羡慕。

第一次穿著戴孝的白衣白褲逛雞場街,跟表哥表弟三人。雞場街依舊很熱鬧,舞龍舞獅剛好就在隔壁而已,呵。
連續幾天的喪禮儀式,仿佛只是機械般的進行著一切,不敢投入太多感情,我怕自己忍不住。

“公公,你知道嗎,事情來得太突然,沒有人能夠接受。出殯那天,看著棺木被慢慢移進去火化場,外婆媽咪姨姨表哥表姐表弟表妹還有大家都哭得好傷心,沒有人想過一直以來看似永遠那麼健康有活力的你竟然在事後被診斷出患有心髒病,更沒有人想過你會走得那麼快,那麼突然。
還未搬來柔佛之前,有一段時期你經常到家裡來吃飯,那時候就常騎著摩托載我到附近的雜貨店買糖果。中三那個假期,父母送我一個人回馬六甲到姑姑家去住了兩個 月,幾乎天天見到你,你還是會載我到雜貨店然後買了一大堆的零食給我,或是偶爾跟著你去巴剎幫忙買東西。我好懷念那時。
記得你買了新衣服穿上后喜歡問我們好不好看。即使已六十多歲了,在我們眼裡卻永遠都是最帥氣的年輕人。
親愛的公公,我好想你。”


公公,你永遠是最帥的,即使到了天上也是一樣……


這五天的一切就像場夢,我也真的希望那就只是場惡夢。
但,這惡夢永遠都不會有醒來的那天。

星期二出殯,結束后便起程回柔佛,星期三繼續上課。

連我都不習慣太過安靜的自己,連稍微揚起嘴角給個微笑都感覺很沒力。
上半節的課幾乎都不跟朋友說話,點頭搖頭已是極限。無力感。
到後來,娛樂大眾的同時也娛樂自己。沒怎樣的,想多都沒用了。
談及最敏感的話題時還是忍不住,越想止淚卻哭得更放肆。
沒事的不是嗎,我一直都是這樣的啊。只要還懂得怎麼大笑,那就好了。

紅包。柑。煙火。燈籠。我厭惡一切與新年有關的東西。
補習老師給的第一封紅包竟讓我難過得想大哭。
“新年快樂” 他說。
而再也沒有任何言語比這四個字來得諷刺了。

有些事情需要時間去釋懷。
小說。聽歌。睡覺。我讓自己沒空去分心。
任何安慰都是多餘的。每一句話在我看來都很催淚,不管來自于誰。

p/s:我很意外,最低落的時候竟然不是找你而是他們。我很意外。

這世界太多意外了。

6 則留言:

賊貓 提到...

我上次好像對你說過要堅強,但這次我想說的是,不開心的時候可以來找我噢,不要把所有的情緒都憋在心裡。雖然我不會安慰人的話,但我可以聽你說=)
我能為你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Chumiko❀ 提到...

赞 :'l

BonИie Chia 提到...

堅強點=)加油。

沉默的吟游诗人 提到...

(抱)

♥ 寂寞の邂逅 提到...

摸摸頭喔。

不管怎麼樣,我想你公公最希望的就是看到你微笑的樣子。
所以,哭過了,要微笑走過。

加油加油。

carmen 提到...

公公不会希望看到你哭哦
生命就是如此脆弱
记得活好你的每一天哦

我的相片
長不大的孩子。